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听得清溪给他大致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宋云深良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之后才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清溪摇了摇头,“我也是没有想到。”她看了看被尤芳菲抱在怀中的孩子,如果今天这个孩子不能平安回来,她将一辈子愧对阮师兄和芳菲师姐,毕竟这件事是因她而起。

    宋云深回过神来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道:“幸好我事先安排府里的下人们将消息给拦住。”祖父和祖母只怕是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一会儿死了,一会儿又活了。

    听到宋云深这样说,清溪也是立刻道:“我也得赶紧走了,不知道娘亲那里听到消息没有,我得去解释一下。”

    “嗯,你快去吧,就算姑母不知道,其他人也应该是已经听说了,你先去澄清一下。我跟羽欣也要赶紧回去宋府了。”

    临走之前,清溪对阮怀彦和尤芳菲道:“师兄、师姐,真的是很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都是因为我,连累了你们这般提心吊胆。”

    清溪心中很是难受,那些人无论怎么对付她也好,她都不怕,却没想到他竟然把主意打到自己身边人的头上来了。

    阮怀彦摇了摇头,“好歹是平安无事了,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只怕那个人并不会因此而善罢甘休。”据清溪方才所说,这已经不是那个人第一次想要她的性命了,这一次不成,恐怕还会有下一次。

    “我会的。”清溪点了点头。

    四人一起离开阮宅,分明往江府和宋府去了。

    夜幕降临,到了吃晚饭的时辰,却迟迟不见侍女前来。宋素绮不由有些奇怪道:“今天厨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以往的这个时候,侍女应该已经过来请他们过去膳厅吃饭了。

    江鹤轩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听到宋素绮这样说,他只是轻声道:“可能是厨房那里出了些状况吧。”

    这时候,宋素绮有些奇怪地看着江鹤轩,“你今天也有些不对劲,怎么这么早回来?是不是铺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回来之后的情绪也不太对,好像是在压抑着什么,而且总是在走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江鹤轩只好撒谎道:“嗯,今天铺子里发生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我就先回来了。”

    事实上,他在外面的时候已经听说清溪在阮府中毒身亡的事情了,一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就匆匆赶了回来,结果发现宋素绮还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侍女告诉他,宋云深已经来过了,让她们都闭紧嘴巴,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能传到宋素绮的耳朵里去,而且要把她困在松涛苑里,绝对不能让她出去,不能让她有机会听到外面的消息。

    江鹤轩一听到这个,一颗心就沉了下来,既然宋云深都这样吩咐了,那消息肯定是真的了。

    只是直到现在他还是不能相信,清溪前几日还来过,当时她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怎么突然之间就中毒身亡了?一个好端端、活生生的人怎么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