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天江鹤轩在说了那番话之后,江老爷子也仔细想了一下这件事,几天之后,在吃过晚饭之后,江老爷子把江鹤轩给叫到了身边来。

    “上次你说的事情我已经仔细想过了,如果子明答应的话,让夏姑娘做正妻也可以的。”

    现在能让子明愿意娶一个女子已经很不容易了,至于家世身份什么的,也没办法了,差就差点儿吧。

    江鹤轩点了点头,“行,我会去试着说服一下子明的,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夏姑娘那边,也得让素绮去好好跟她说说。”

    “怎么?夏姑娘还不同意?”江老夫人不由道。她本来心里就已经有些不大乐意了,人家家里的少爷娶的都是什么出身的大小姐,就算那些家世远不如江家的,也没有几个会娶一个掌柜的女儿。如今都让那夏月然做正妻了,她还有不愿意的道理?

    “母亲,夏姑娘虽然并非是大家闺秀,可她在我们家里呆了那么久了,您也应该是清楚她的性情的,她也不是那种想要高攀人家的姑娘。而且,子明是断袖的事情,她是很清楚的,这毕竟是关系到自己一辈子的事情,没那么容易下定决心的。”

    江老爷子道:“行了,就这样吧,你和素绮抓紧把这件事定下来。要让他们两个尽快成亲,才能平息外面的那些流言。”再这么传下去,子明以后还要不要出门了?

    “是,父亲,我知道了。”

    江鹤轩从自己父母的住处出来之后,就径直去了自己儿子那里。

    江子明今天背书没背过,被夏月然罚了抄写,此时正在书房里抄写着。

    听到房门被人打开的声音,江子明头也不抬地道:“我不是说了吗?我正在用功,谁也不要来打扰我。”

    “在抄什么?”

    听到是自己父亲的声音,江子明被惊了一下,下意识抬起头来,却是在手下的纸张上留下了一个墨点。

    “父亲,您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江鹤轩却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走上前去看了一眼他抄写的东西,道:“书被背过,被月然罚抄写?”

    江子明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你啊,多用心吧,以后成了亲,还是被自己的媳妇这样管教着,你丢不丢人。”

    “没什么可丢人的,她管着我挺好的,不然我做什么都没个长性,什么都做不好。”

    “你这时候倒是明白得很,之前我还一直发愁,我这儿子眼瞅着年纪是长了不少,却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这以后可怎么办,江家的产业能交到他的手上吗?”

    江鹤轩笑了笑,“如今我是不担心了,儿子不行,还有儿媳妇,这儿媳可比儿子能干多了。”

    “父亲,有您这样说自己儿子的吗?”

    父子两个相视而笑,心里都是有些感触。这是他们父子两个第一次能彼此开玩笑,好像通过这件事,他们父子两个在并肩作战之下,关系比以前亲近了很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