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自己太过自信了,以为那两夫妇一定会为了保全自己的女儿,而下手杀了那个许清溪,在父母的眼里,自己儿女的性命不是重过一切吗?他没有想到那夫妻两个竟然会拿自己女儿的性命来冒险。

    想起昨天的事情,男子就是一脸的嫌弃,天底下的孩子都那么爱哭的吗?从自己将那孩子抱走开始,她简直没有一刻是停歇的,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好像是要哭到天昏地暗,他被那孩子的哭声吵得简直要头痛欲裂了,所以在听到那个许清溪中毒已死的消息之后,便是迫不及待地将那孩子抱去了官府,交给了门口的衙役。

    可是谁知道,那许清溪却原来是假死,他们一起把自己给耍了。

    男子打开了窗户,朝下面人来人往的街道看去,心中暗道:这个许清溪的确是不简单,不过我还就偏偏不信这个邪了,老子打小习的就是杀人之术,难道还杀不了她区区一个弱女子,等着瞧吧,这天底下还没有自己杀不了的人。

    而就在当天,清溪和程沐予便是离开了京城,往萧逐风跟他们约好的地点去了。

    ……

    泸尧是个多水之城,所有人家都是临水而居,在城中更是有一汪湖泊,俯瞰之下,就如同镶嵌在城中的一面巨大的水镜。

    船夫摇着橹,同时跟船里的两位客人闲聊,“二位客官是第一次到我们这地方来吧?我们这里风景好,二位客官有事有空闲的时候,可以在这里多留两日,肯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这船夫言语之间满满是对自己生活地方的自豪感。

    坐在船舱里的女子笑着应道:“这里的风景的确很漂亮。”

    坐在床上的二人正是清溪和程沐予,而萧逐风跟他们约定好要见面的地方就是在这里。

    船在一间客栈的门前停下,程沐予先下了船,然后转身去扶清溪。

    他们比约定好的时间提前了两日到达,而清溪也相信,萧逐风肯定也是提前到了,以他的谨慎来说,他不可能不实现做任何准备的。

    在客栈住下之后,清溪推开窗户,正好可以看到城中那汪碧玉一般的湖泊,湖上架着一座石桥,行人穿梭其上,好似在画中一般。

    吃过午饭之后,清溪和程沐予一起走出了客栈,既然约定好的日子还没到,倒不如好好欣赏一番这里的美景,顺便找一找信上说的那个千味斋。

    踏着脚下的青石板,清溪看向旁边潺潺而过的溪流,口中喃喃道:“萧逐风为什么会将我们约在这样的地方呢?”这里距离阎门并不近。

    程沐予却并没有掉以轻心,早在他和清溪到达之前,暗卫们就已经先到了,为数的不少的暗卫已经在城中埋伏着,且看那阎门门主又会做什么样的安排吧,程沐予相信他也不会完全没有防备地前来的。

    到了晚上,突然有人放起了烟火来,也不知道是为了庆祝什么,那一朵朵的烟花在空中炸开,很是漂亮,好多人都站在外面看,这一场烟花放了很久,直到夜已深了才停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