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程沐予踏进房间之后,里面的所有人都是朝他看过来,但是他的眼睛却仅仅盯着此时已经躺在了地上的清溪,她嘴边发乌的血迹刺痛了程沐予的眼睛,让他的手脚都开始发冷……

    蹲在清溪身边的羽欣公主看到程沐予进来,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抬头看着程沐予,带着哭腔道:“沐哥哥,你快来看看清溪,她这是怎么了?”

    程沐予从前堂一路着急地赶过来,然而在看到眼前的情形之后,他却有些怯然地不敢上前,因为此时的清溪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她闭着眼睛,嘴边还挂着发黑的血迹,看起来就好像是……好像是已经死了……

    也许是因为看到程沐予这般反应,羽欣公主像是明白了什么,方才一直噙着的泪水,此时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程沐予一步一步地走到清溪的身边,缓缓蹲了下来,他先是伸手探了清溪的鼻息,面上神情沉冷,让人看不出他现在究竟是何种情绪。

    宋云深他们跟过来的时候,程沐予正在探向清溪的手腕,但凡是习武之人对把脉这种事情多少都是懂一些的,探完清溪的脉象之后,程沐予的脸色更沉了几分,眼睛里似乎添了几分怒火,而除了那明显的怒火之外,似乎还有别的什么。

    “清溪怎么样了?”宋云深一边问着,一边快步走了过来。

    可是却见程沐予将清溪抱入怀中,沉冷着声音道:“都别靠过来!”

    宋云深盯着他们二人,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来,让他惊讶的不是程沐予的反应,而是程沐予抱起清溪的时候,清溪的姿态……她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就像是一个完全失去了生命的人……

    这个时候,阮怀彦来了口,他的眼睛是看向自己的妻子尤芳菲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清溪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了?”

    “我也不知道……”尤芳菲看了一眼被程沐予抱在怀中的清溪,继续道:“我们正在一起说话,清溪她突然就捂住了肚子,好像是肚子疼,我刚叫人去找大夫过来,她就突然倒在地上,嘴里还流出了血来。”

    “这血……看起来应该是中毒。”

    “先等大夫过来吧。”

    但其实这时候,大家心里都已经明白了,世子妃只怕是已经没气了,要不然沐世子也不会是这个反应。

    这时候,没有人一个人敢开口说话了,也没有人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等着大夫的到来,就连身为清溪表哥的宋云深此时也是沉默着,只是紧紧地盯着被程沐予给抱在怀中的清溪。

    而羽欣公主则是在一旁默默地流泪,尽管心里已经明白清溪大概是已经……但是却还不由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期望着大夫到来之后,会说清溪没事,清溪还有救。

    就这么沉默了良久之后,大夫终于被请了过来,程沐予依旧抱着清溪没有放手,只是握住清溪的一只胳膊来让大夫给她把脉。

    那大夫先是看了看清溪嘴角流出血,探了探她的鼻息,然后才将自己的手搭在了清溪的手腕上给她把脉。

    不过片刻之后,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