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寂静的夜里有的只剩下叹息,夏楚楚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身旁的云飞扬还紧紧的抱着她,只是怀中好像没有了刚才的亲密和温度。

    转脸看着云飞扬,夏楚楚眼睛里有些湿润,这个她失忆以来就陪在她身边的男人终究还是用这样的方式伤害了她。

    伸出手想要摸上云飞扬的脸,手指头还没有碰上云飞扬的脸时就已经收了回来。

    轻轻的拿开了云飞扬扣在她身上的手,夏楚楚拿过来睡衣打算穿,可是发现睡衣已经变成了两半,裸露着身子在衣柜里找到了一件睡袍,披在了身上,她打开了卧室的门走到客厅。

    云飞扬留在桌子上的香烟还在,她尝试的拿出了一根点燃。

    还没有来得及放进嘴巴里,一个身影阔步走过来已经把她手中的烟抢了过去。

    “不许抽。”

    是云飞扬。

    夏楚楚没有抬头,只是看着拿着他手中的香烟一点一点的燃烧。

    “快要燃尽了。”夏楚楚出声,看着那根香烟。

    明白了小女人在说什么,云飞扬把手中燃烧的很快的香烟按进了烟灰缸里,空气中只留下一丝淡淡的烟草味道。

    “回去吧。”云飞扬想要去抓夏楚楚的手腕,被她躲了过去。

    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云飞扬,“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云飞扬的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他最爱的人竟然发展到想要躲着他的地步了。

    捏起了拳头,一把抓住夏楚楚的手腕,两个人向卧室走去。

    “你躲不起,并且永远都不能躲。”云飞扬声音不大,却异常的坚定。

    夏楚楚没有再挣扎任由他拉着自己,有时候心死真是只是需要一瞬间。

    只有三天,只要再坚持三天,她就能够离开了这里了,这个令她窒息的地方。

    云飞扬把夏楚楚拖进了卧室,没有再强求她什么,只是抱着她躺在了床上,有力的手臂再一次紧紧的抱住了她。

    明明是两个人挨得这么近的人,为什么心却相隔的那么远。

    手掌抓住了夏楚楚的手,十指交握,云飞扬摩挲着她的手背。

    背对着云飞扬的夏楚楚几乎就要张口问他那件事情了,可是这个时候却更怕听到那个她最不愿意面对的答案。

    几次张开了嘴巴都再次合上,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夏楚楚几乎是睁开了眼睛到天亮,她能够感受到云飞扬离开自己的身子,给她盖被子,亲吻她的脸庞。

    云飞扬离开房间之后夏楚楚睁开了眼睛,手心里好像还有一点云飞扬的问道,她把自己的手放在胸口。

    云飞扬,就算到了这个时候我竟然还是喜欢你,我竟然从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可以到这种程度。

    夏楚楚的手机响起来,看清楚了来电,她的手有些颤抖。

    昨天找了一家私人侦探来打听这个件事情,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答案。

    深吸了一口气,夏楚楚拿起了电话。

    “喂。”

    “夏小姐,您想知道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电话里的声音还是有着浓重的金属感,明显是通过软件变过声的。

    “钱我会打到你的账上,现在告诉我你得到的消息。”

    云海峰前段时间给了她一大笔的钱,说是零花钱,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根据您提供的信息,我们已经查实,那个叫做苏源的人确实是受了云参谋长的指使准备了螃蟹给您食用。”

    手中的电话差点没有拿稳,夏楚楚的嘴唇不住的颤抖,努力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

    夏楚楚开口,“好的,我知道了。”

    “夏小姐放心,我们已经会帮助您保守秘密的。”

    夏楚楚闭上眼睛,再不会掉下来眼泪。

    “不。”她反驳了那人的话。

    “我再加五万块钱,你们要给我找到合适的机会把这件事情散播出去。”

    “散播?”那人有些疑问。

    “对。”夏楚楚眼神中有些坚定。

    云飞扬,真的是你,竟然真的是你。

    “你们要把这些消息在整个B市散播出去。”

    云飞扬,既然你能够伤害我的孩子,就不要怪我伤害云家。

    “好的,夏小姐,我们知道了。”

    夏楚楚挂断了电话,再抬头时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太多悲伤,之前精明的夏楚楚好像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但是仔细的观察才能够看懂她眼底的悲伤和难过。

    张楚明天就要生孩子,临走之前要去和她告下别。

    夏楚楚换了衣服,还化了一个妆。

    已经在医院躺了好几天的张楚看到了夏楚楚像见到亲人一样,拉着夏楚楚的手就不松。

    “你总算舍得来看我了。”张楚也听欧阳晨风说了她流产的事情,因为身子实在是太笨重没有来得及去看望夏楚楚。

    对着张楚露出微笑,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