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场寿宴,宾主尽欢。

    寿宴结束之后,唐老爷子亲自将唐灵韵和太子送出了唐府大门。

    时间已经不早,唐灵韵也不打算多作停留,况且她和太子不走,其他宾客也不敢先行离开。

    拜别了唐老爷子之后,唐灵韵和太子便是转身而去,而就在这瞬间,唐老爷子忽然面露痛苦之色,身子朝下弯了一下,差点站不稳。

    跟在太子身后,还未转过身去的董墨尘见状赶紧伸手扶住唐老爷子的胳膊,其他人见状也是连忙围上前来,“怎么了?”

    已经转过身去走了两步的唐灵韵和太子闻声亦是转过身来,“没事吧?”

    唐老爷子直起身来朝他们摆了摆手,“没事,人上了年纪,身子总有些不中用,不过我也没事,就是一下子没站稳而已。”

    见唐老爷子神色如常,面上依旧带着笑意,大家也都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有董墨尘在收回自己扶在老爷子胳膊上的手时,低声对唐老爷子说了一句:“还请老爷子您保重身体。”

    听到这话,唐老爷子抬眸看了一眼那董墨尘,他说这话的语气绝非是客气敷衍,而是相当真诚的。

    而唐老爷子却没注意到董墨尘在转身之后,微微皱起的眉头,以及眉宇之间的忧虑之色。

    皇后和太子都离开之后,宾客这才陆续告辞。

    那些小姐们神色间皆有隐隐的恋恋不舍之意,尤其是对唐子安。唐家的少爷可不是寻常能见到的,这一次之后,下一次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了。

    这一天过得热闹而喜庆,若非出了后来的事情,唐老爷子对自己的这个寿辰是相当满意的。

    熙瑶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因为众宾客都散去之后,她和焕儿都有些困倦了,于是回去他们的住处各自睡了。

    醒来之后才从下人那里知道,原来外曾祖父和承允舅舅吵架了,而且据说是吵得很凶,承允舅舅从外曾祖父的房间出来之后,就直接离开唐府了,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唐承允并非是第一次顶撞唐老爷子,按道理来说,唐府里的人应该都已经很习惯了,但是这一次却是不同,两个人都是大发了脾气,唐承允甚至直接摔门而走。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只以为唐承允是堵着一口气,等到晚上的时候,自然就会回家来了。

    但是一直等到半夜三更,却还不见唐承允回来,唐夫人有些着急了,“老爷,您看,我们要不要派人出去找找?”

    唐老爷带着怒气道:“找什么找?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可是父亲的寿辰,他竟然跟父亲大吵了一架,就算心里再怎么不满,就不能等到明天再说吗?”

    唐老爷暗暗平息了一下怒火,又是接着道:“再说了,他经常很晚才回家,有什么可担心的,还去找他?算了吧。”

    唐夫人却是低声道:“可是承允从来没有这么晚还不回家的时候啊。”承允是喜欢在外面贪玩儿,也时常很晚回来,但却从来没有这么晚过,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