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百里谌就这么看着她,目光里缠绕着丝丝的柔情,他被打算登上皇位之后,就封她为后的,现在……是不成了。

    不过,能得她这般关切地为自己,自己也算是死而无憾了,只是可惜,这并非是出自她的真心。他知道唐家人为什么会带着唐灵韵来看自己行刑,等到自己死了之后,她就会完全忘了跟自己相处的这段日子。

    忘了也好,正如许清溪所说,这段日子本来就是自己偷来的,在离世之前,自己也该还回去了,她以后依旧还是她的唐家大小姐,依旧像以前那样讨厌自己……

    “时辰到,行刑!”

    唐灵韵眼中噙着的泪瞬间落了下来,百里谌见她落泪,心中却有一种欣慰的感觉,这辈子她好歹也为了自己落了一回泪了。

    寒光闪闪的大刀朝着百里谌的脖子挥舞而下,鲜血喷涌而出,溅红了行刑台。

    唐灵韵张口想要喊些什么,但是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眼前一片的血红,刺得她头晕,刺得她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唐灵韵闭上眼睛,身子像后倒去,在一旁的唐老爷连忙扶住自己的女儿。

    而此时身在不远处的清溪和程沐予也转身离开了。百里谌,与他们这么多的纠纠缠缠之后,终于永远消失在这世上了。

    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呢?百里谌的那个师父,在背后指点他这一切的人,现在又在哪里?

    清溪和程沐予都很肯定,萧逐风那天肯定去找百里谌的师父,那个神秘人了,但是这已经数日的时间过去了,为何还未有一点动静?难道是萧逐风未找到那个神秘人,已经离开了?

    若是如此的话,他总该会跟他们说一声的吧?

    清溪和程沐予走在路上,路边的两旁的店铺也都陆续开门了,大家都在忙着收拾。

    城门外已经有血腥之气传过来,将士们还在整理战乱之后的尸体、兵器等东西。由于百里谌连番的攻城,城外留下的尸体不少,光是处理这些就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虽然战乱已经过去了,但是看起来,要恢复以前的样子,只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本来还害怕会来不及,幸好……”这一路上,她都没敢怎么歇息,生恐会耽搁了时辰,万一等到自己赶到的时候,京城已经被百里谌给攻陷了,万一沐予要是出了事情……

    她知道程沐予急着回京是担心他母亲,所以她不敢说跟他同行,因为这样一旦会拖慢他的行程。

    还好,自己及时赶到了,还好京城守住了……

    等清溪和程沐予回到唐府的时候,唐老爷也已经带着唐灵韵回去了,此时她正在房间之中昏睡着。

    “唐老爷不必担心,当初我父王也是如此情形,等醒来之后,她就会把之前的一切都给忘了的,也会恢复如常的。”

    唐老爷听闻程沐予的话,轻轻点了点头,但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

    “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这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